当前位置:心理学思考与交流 > 媒体报道

五大心理现象透视

作者: 熊玲 时间:2006-07-09 浏览次数:4411

◇字体:[ ]  发表评论 本版PDF 北京科技报:(06/05/10 02:30)

2006超女长沙赛区进入20强的选手党宁

 

2006“超女”杭州赛区海选,火爆场面人山人海

 

▲2005超女冠军李宇春

 

  集体“躁郁症”的大发作———

  人们还没有从2005年超级女声近乎歇斯底里的欢呼声中回过神来,2006年超级女声又如火如荼地开始了。4月22日,2006超级女声长沙唱区预选赛已经开始,而其他几个唱区如杭州唱区、成都唱区也将相继拉开帷幕。

  据悉,2006超级女声两场预选赛的收视成绩非常好,在央视索福瑞14城市收视调查中排名同时段全国第一位,收视份额达到7.77%,收看的观众达到了230万之多,捍卫了全国同质节目王牌的地位。

  回顾分析2005年超级女声我为歌狂的种种心理现实,也许能为2006超级女声的火爆现实下一个很好的注脚。

  2005年什么最狂潮?———《超级女声》!

  2005年谁最疯狂?———“超女歌迷”!

  ———观众之多!发短信拉票的几百万,收看电视的几个亿!

  ———热情之高!可与“狂欢节”之夜媲美。

  ———参与之执著!每一次狂热的拉票;痴迷于网络评论;关注所有“超女”动态;沉醉于每一场现场直播。

  ———歌迷的表达之癫!“嗨!看超女如享用美食大餐”、“看超女,过瘾!”“我看每场比赛,紧张得心都要蹦出来”、“是的,比我高考时还紧张”。

  ———举动之疯!千里迢迢追寻到超女驻地为她们呐喊,可以为歌手的哭泣而嚎哭,可以因为追捧的偶像不同或意见不一而相互攻击和斗殴!

  歌迷的疯狂并不代表歌手有多么完美或歌曲有多么震撼人心。真正让歌迷疯狂起来的,是怎么样去唱的形式与运作方式,是“超女”背后看得见的种种策划和看不见的种种心理的作用。

  歌迷的狂热和舆论的狂潮,是一种集体“躁郁症”的大发作

  这种歌迷的狂热和舆论的狂潮现象,是一种集体“情感性精神障碍”———“躁郁症”的大发作。精神分析研究认为:躁狂是对于抑郁的平衡与补偿!躁狂的早期心理是情感压抑,躁狂是抑郁转化而来的。人类的心理规律也正是:有情绪压抑,就会有情绪爆发;或者单调、平静、紧张的生活久了,会酿造一种沉闷的情绪,而使人们寻求新鲜、刺激、放松的欲望成为必然。

  歌迷们的类似“情感躁狂症”现象,本身说明人们对精神文化的强烈需求;说明社会性群众文化生活的薄弱;说明许多人其情感心理的贫乏与渴望;说明许多人在利用某种方式,宣泄他们沉默太久、压抑太多的力比多能量;也说明了那些表现夸张、易激动的人,其实是在心理上容易陷入抑郁、非常感性的一群人。

  《超级女声》利用了人们游戏心理的需求

  《超级女声》本应是一道亮丽的文化风景。可是,这道风景因侵入的怪味而变得大煞风景:“黑幕与阴谋”、“投票疯癫与钞票之罪恶”、“评委互揭老底”、“超女跌陷人身攻击”等等。“超女”似乎演变成了一场残酷游戏。

  首先是游戏宗旨的扭曲。心理学告诉我们,游戏是儿童的“现实”,是伴随每一个人从小走向成熟的生活方式。成人已不再做游戏,但并不等于放弃从游戏中获得快乐的愿望。相反,现代的成人,制造和设计了层出不穷的游戏种类,以满足所有追求离奇和幻想的人的心理,而《超级女声》的运作,也正利用了人们的游戏心理需求。

  其次是人性中体现公平、公正愿望的扭曲。《超级女声》因为是“海选、评委评审、大众投票”而显得很公平。但是谁都清楚,每一个环节有人为的多种因素,不可能做到公平与公正。其沉重,也在于冠以“大众选秀”的公平旗号,却让人感到扑朔迷离又无以反驳它的不公正。
  
    《超级女声》造成孩子们喝彩背后自尊心的扭曲

  “超女”成就了许多女孩的梦想,但也迫使她们经历着心灵自尊的伤害。这群超女还是稚气未脱的孩子,她们承受着谁优谁劣、人气高低的心理落差。PK意味着劣与差的“亮相”!意味着优秀而否定的暗示。

  在她们还没有完全走向社会的非成熟期,这会让她们经历看不见的心理伤害。很多女孩也会说“PK没什么,我能站在舞台上就已经成功了”等等。但每一位被PK下去的女孩的眼泪,决不是激动的表达!更不是“我成功了”的豪迈!年龄、音乐的历程上,她们都还很单纯和稚嫩,而游戏中的是是非非,让女孩们过早地卷进世俗的“文化酱缸”之中。

  其实,这场游戏的惟一赢家是商家。商家利用了歌迷的追星心理和人们实现梦想的心理,成功地运作了这场游戏。女生在实现梦想的同时,不得不面临早来的而并非有益的自尊挫折与心灵伤害。

  《超级女声》偶像心理:自我理想部分的欠缺与补偿

  《超级女声》的如火如荼现象,与其说是我为歌狂,不如说是我为人狂。几位最火的超女背后,都有阵容庞大的“粉丝”团。这已经不是为音乐狂欢,而是在为心中的偶像疯狂。

  这种偶像崇拜心理,用精神分析理论可以解释为:个体心理结构中自我理想部分的欠缺与补偿。一个人的心理发展,在他幼儿开始时就会按他的自我理想角色(如我是好人,我是英雄,我是聪明、漂亮、智慧、道德的等等)去实现他的人生,去完成他的社会角色。如果因种种原因而使一个人的“自我理想角色”受挫或无法实现,通常情况下,人会通过幻想、热中于某种活动、艺术等形式,或认同、或仿效、或崇拜符合“自我理想角色”的名人而获得心理补偿。

  2005年崇拜李宇春:人性的真实、善良、纯洁是人们永恒的追求

  从心理发展的角度说,年轻一代的偶像崇拜心理是自然和纯正的。因为他们处于风华正茂的青春期,这个时期是充满自我理想色彩的高峰时期。2005年,歌迷们为何如此崇拜李宇春?归纳歌迷的表达:她纯真、质朴、帅气、果敢、嗓音特别;总括媒体的分析:这是一个追求异样和角色中性化的年代。

  至于歌迷们欣赏李宇春的帅气、男孩样或中性化,也本是青春期少女(歌迷更多是女孩)性心理偶像的正常反映。用心理学术语说,李宇春身上的纯净、朴实、勇敢,具有男孩的帅气与洒脱,又不失女孩的秀气与矜持的特点,正是女孩子心目中所希望的“阿里姆斯”形象。

  另一方面也反映出:现实中真正的男孩子可能受制于某种“控制”而缺乏某些重要个性特质———这让女孩子们有所失望!这是否折射出:这个时代的女权意识的强化?抑或是意味着人的一种无可奈何选择———以“人的中性化”作为“完美”的标准?如果你是一位成年人,也喜欢这样的中性角色,这是否可以说明:对中性气质的追捧的背后意味着是对男女性别角色的潜在的拒绝和恐惧?

  ■名词解释

  阿里姆斯原型

  心理分析学家荣格关于集体无意识中一个概念。阿里

  姆斯的意思为女人的一半包含男人的一半性格。当女人获得机会展示另外一半时,她会因势利导地加以发展。与之相对的是阿里姆,意思为男人的一半包含着女人的一半性格成分。当男人获得机会展示另外一半时,他会相应得到满足。

  ■文/四川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 熊玲

第 >1 >2 页 下一页>>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