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心理与生活

熊玲:论报复

作者: 时间:2017-11-21浏览次数:8


         如果你被霸凌后,长大成为了一名有钱人,你会怎么对待曾经欺负你的人?







       一看便知,你是一个小孩。却不知是多大的小孩,能提出这种问,想必也是青春期的孩子。也分明感到你询问的是如何复仇的问题。

       我们须明确一点:现在,你或我,都无法预判自己,(未来)长大成为了一名有钱人,究竟是会报复,还是无所为报复曾欺负你(我)的人,完全不能判断。但,从我个人,也只能从我个人角度,可思考这一“如果.....”之思考:

       a 假如我是一个孩子,被人欺负了,肯定是自尊心受辱,难过也极其愤怒;但因我的弱小和无助,无力还击,又不敢回家告诉父母,于是我只能默默承受这份感觉,于是我怀恨欺凌我的人,也埋下了要报复的种子。

       b 假如我埋下了报复欲,那如何报复?这是我要思考周全的问题。

       理性告诉我,报复或反击的前提,是有对等,或超过对手的能力,这能力包括胆略或勇气,有权或有钱。我啥也没有。

       然后我有对报复的设想:长大成为有钱人,或有权人,或成为一个有胆有识,个性坚强的人。于是,我必须要沉下来,专心致志地学习,学习,练就一身能力。

       因为理性还告诉我:钱不会从天上掉下了,权不会别人白送给你,钱权依靠的是才能。才能皆一切。




       c 假如我已长大成为了一名有钱人,如何对曾欺负我的人?

       可能性一,实施报复。这时的我,不仅仅是有钱,也是有自我的人,因此我不会用丛林法则或原始手段,会选择理性的报复方式,比如,找到那个曾欺凌我的人,要求他向我道歉。如果我内心仍感觉很愤怒,也不妨选择揍他一顿,或扇他一耳光,以了却儿时的仇恨。

       可能性二,选择原谅。我成为了一名有钱人,那前提是我首先成为了有能力的人,相比曾被欺负时的我,关注的重心已转移,亦不舍把精力分给曾伤人的人,那时的他是不谙世故的混小子,我原谅他。

       d 最后,还有一种设想:若我真变成有钱的人,可能会感谢那个曾欺负我的人。

       因为,我深入想了想:在我长大的过程中,各方面都在长,我的心理世界和价值观也在发生变化,那份弱小时受辱的愤怒已不那么涌动,而那欲报复的恨随时间的流逝也褪了颜色。再细想,我为什么成为了有钱有力量的人?是我当初的沉下心来,努力学习、接受历练的结果,支撑这份历练的原动力,正是当初那个耍霸的他,是他的欺凌激起了我的超越和征服欲。换个视角看,我今天的拥有,跟那欺负我的人有直接相关。所以,我会选择感谢,感谢他曾经的伤害。感谢的方法,是在心里祝福他。




       以上所谈都是对报复的幻想。看上去,这些幻想是那么丰富多彩,但我想强调的是:报复或许是处理伤害的痛快办法,但伤害对你的人生起到了什么样的效果或意义?才是最重要,最值得思考的。我个人之见,愿对你的受伤之情绪有所安抚,如果能对你想成为什么样的自己,有所启发性的思考,就再好不过了。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玲   商业转载,请先联系)

 

 

 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玲  

      熊玲相关文章:


      论认同与接纳情结(1

      论认同与接纳情结(2) 

      谁使你变态,谁又能救你

      为什么老是脸红

      可以除掉自卑吗

      她为什么会晕血?

      怎样面对别人的非议

      脆弱的本质

      犯案幻想的心理分析

      如何面对残酷的真相?

      我为什么总被“想意外死亡”的念头所纠缠

      任性的性欲

      有一种悲凉很无奈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