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心理治疗动态

熊玲:释梦的原理是什么?

作者: 时间:2018-04-11浏览次数:40




    心理咨询的释梦,是用澄明、质对、解释等技术,即在言语关系下,唤起梦者(或来访者)的心里意象的联想、体验、体察、感悟,从而对来访者的心理内容或精神结构进行解读。从某种角度说,梦=个案。


    梦的形成,跟人的精神结构的形成一样,是原由人的个性、价值背景、情感阅历、创伤经验等因素而成。

    如果说,一个患焦虑症的人,其焦虑人格是源于幼年时的关系背景(如:高压、紧张的亲子关系,被否定被欺压的不安全体验,必须绝对好的理想观念等),那么神经症者的梦,同样是来自梦者脆弱的个性、不安全的感觉记忆、或情感情结。

    弗洛伊德的释梦,即传统精神分析的析梦,主要想弄清梦的来龙——梦表达了梦者有什么样的欲望冲突或情结。(消极目标:病症解释)

    荣格的释梦,是分析心理学的析梦,即在存在人本的背景下析梦,主要弄想清梦的去脉——梦传达了梦者该有怎样的价值目标和生活方向。(积极目标:建构存在意义)




    理解了一些梦与释梦的道理,我们可以把梦用以下几种形式进行解析:

    梦如一场戏。这是荣格的释梦方法,把以梦当作一场戏剧,其编剧、导演、演员都是一个人。戏剧(梦)的出场总会交代主题,然后有高潮、冲突、转折,然后有要么兴奋、圆满,要么遗憾、恐惧的结尾。

    定位梦要传达的“主题”可引领释梦方向。不管梦有多么离奇,其中的每一个人物、物体、事件等意象,都可看作是梦者想表达的某一个意思,每一个意思都在围绕梦的主题而延伸而扩展。

    一场戏剧,对主题,矛盾冲突,包括每个人物之所以是这样的人,进行原由的交代,以及对事件与人物命运的安排,就是“剧情”的来龙去脉。

    解梦,如果用心去体验梦,那就是用像看戏剧的心情和感觉,去解读梦者的梦,我们就会得知梦,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梦如一个故事。即把梦当作一个故事来看待,梦者述梦,很像是在叙述他昨夜发生的故事。在叙述的过程中,梦者的表情、情绪、语气、语态等,都是析梦的信息;梦的场景、情节、变化、想表达的意思等,都会通过“说故事”交代得一清二楚。

    即,解梦,我们可以用听故事的心情去体验梦。梦的来龙去脉,在梦故事里。

    梦如一篇文章。我们都熟知一篇文章的形式与结构等概念,所以析梦,可以看做读一篇文章那样去阅读。一个梦,其实很像一篇文章,如果一个梦的内容是有始终有关联的梦,更好以“文章”来理解;有些梦虽然很零散,梦景之间完全不搭调,主题似乎很多,但它毕竟是一个晚上的(多个)梦,肯定是有核心主题的,所以仍然可以当作文章——散文来欣赏,或者当作“戏剧脚本”阅览,每一梦境为小节剧情,然后把整个小节串联起来,会看出梦的核心主题,或者会看清梦要达到的目的地。





    即,解梦,我们是用心去阅读文章那样去感受。

    梦如一幅画。人的梦是以视觉图示的,即便有对话都是感觉中的暗语,或自语或心理活动(说梦话很少见,梦话也不成为梦),因此可对梦“图释”。梦的画面太多,我们可以像看连续剧一样的动画片,将整个梦看成整幅画,或将几个梦境化成几幅图,然后将我们的思绪再进入图像里,去感觉去体会,寻找出其中的韵味。

    即,解梦,我们是用描图、看图、阅图,欣赏艺术画一样的感觉,去解读其中的含义。梦的来龙,在梦意象画的结构里,梦的去脉,在梦意象画的象征里。

    例如,一个人总是梦到“被老虎追”。我们的视图为:一只凶猛的老虎,追赶着一个惊恐逃跑的人。从画图的结构,可感觉到此梦的来龙——成因有三:梦者生活中有个超级控制的对象;或是,梦者的情感体验存在某种严酷的胁迫感;或者,梦者内心有既孤独又脆弱的恐惧。从梦意象画的象征里,可以感悟此梦的去脉有二:逃离令他恐惧的(老虎象征父母,或上司,或自己的严厉高要求或攻击欲)控制或胁迫;或是,放下,因为明白了自己原来有个内在或外在的威胁者,所以梦实际是告诉你——放弃逃避而面对胁迫的是什么,放下对自己的苛求,放弃压抑情绪而适当表达自己的愤怒,方能消除内心深处的恐惧。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