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心理与生活

熊玲:喜欢活在过去的人怎么走出来?

作者: 时间:2018-05-14浏览次数:20





    在现实的生活中,我们看到有些人总是活在过去,时时述说着自己过去的种种不安,他们目前的自己,不过在重复过去的受伤自己。


    某女孩23岁,长期处于一种对未来的焦灼、恐慌,总预感会发生什么不可控的灾难。她好不容易谈恋爱了,故在心里不断叮嘱自己一定要珍惜、千万不要起冲突,但她总是控制不住为一些小事跟男友吵架,吵完后又十分懊悔。在咨询中,她说起自己过去的情景:她出生时因是女婴,爷爷奶奶极不高兴,此后,母亲在家毫无地位,跟奶奶的关系像是冤家对头;父母之间不是吵就是冷战,她4岁左右,在一次父母的吵闹中听到母亲对父亲的怒斥“你父母就是魔鬼疯子,你是个懦夫,我要不是为了女儿,早不想跟你过了!”,本来就敏感内向的她,内心充满担忧和畏惧。小学一年级时,奶奶因情绪失控送进医院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他们不是被左邻右舍投来怪异眼光,就是避而远之,全家像是被驱逐“境外”的另类。初中时在一次课堂上因说话被老师训斥“你不看看你是什么家境,还好意思上课说话?!真不知趣!”,这一说,像利剑扎在了她的心间。她变得更缄默,在恐惧中幻想、怀疑自己:不该来到世界,自己的存在就是个错,老天是否会降罪使自己成为被唾弃的精神病、成为流落街头的弃儿.....

    对她来说“我不值得爱”迟早会出现争吵,关系迟早会破裂是绝对的,所以她没办法去面对这个有爱的平静生活。这个时候,她实际上还处在她过去生活的感觉里。






    在咨询中,我们要做的就是去反复澄清、反复直面:吵架抱怨,本是她过去“受屈的自我”的呼声,它已成了一种强迫性重复的“伸冤”模式;若要体验、享受到恋爱,就要考虑去接受一个现实的关系:男朋友既不是她理想的幻影,也不是她所畏惧的(过去的)迫害者,而她男朋友实际上是一个很包容很体贴人的人。

    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工作是:哀悼失落。正所谓,先承认而后能放下。这里的哀悼,不只是悼念丧失(爱的对象客体、或自体客体),还有,凡与跟过去的自己修好的意旨。比如,谅解自己过去的无能、 庆幸自己能活下来、宽恕抚养人的不好......都是一份份哀悼之行为。





    不管你是否真做到了哀悼“过去的自己”,你都可以觉察自己:我是谁,我在哪里? 而我(你)目前的自己,无论在做什么,你都在向世界显示你把自己当做谁。比如,当你看不惯别人习性的时候,你把自己当做了谁?当你抱怨、愤怒的时候,你把自己当做了谁?当你依赖他人认可才有价值感,或当你认为只有他人改变对你的态度你才能快乐的时候,你把自己当做了谁?....生活的进程中,你的举止无时不在诠释你的自我,想把自己当成受难者、冤屈者、抑或当一个怨妇、无力的小孩、一个能放过自己、饶恕他人的人....这,都是你的权利与选择。


    哀悼是一份听起来最简单,做起最难的行为。 因有些伤和恨很深,释怀需要很长时间,所以宽恕的力量,也需要漫长的等待、累积。如果把宽恕,视为走出过去的能力,那么哀悼就像一条温润的漫漫路径,需要主体在一次又一次的与自我的连接中,更新主体的内在体验而获得。总的说,来访者的主体性获得,无不是在主体间关系的视角下,在一个你需要和你想要知道的那些东西不断建立关系、互动,然后才能获得。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玲 。商业转载,请先联系。)

 

  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 玲    



     熊玲相关文章: 


      从“艳照门” 事件看真实需要的社会心理意义

    梦说“中药与精神分析”

    你有多少无意识 (上)

    你有多少无意识(下)

    分享快乐体验

    浅谈心理咨询师的个人成长与个案水平的阶段特点

    欲望着舞动的欲望

    你移情了谁,投射了啥

    需要,欲求与亲密关系

    黑暗中那束幽光

    关于不确定

    关于似是而非

    为代谢欲望说点什么

    心理学中的象征与象征作用(课件)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