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熊玲专栏

熊玲:美丽的痛苦

作者: 熊玲 时间:2006-12-08浏览次数:3420

    

                                              
    人的一生,会经历无数的痛苦。痛苦的内含很多,有些痛苦让你痛不欲生,甚至走向死亡;有些痛苦在当下是磨难,在后来看它是实现幸福的资源;有些不痛不痒的痛苦,本来算不上痛苦,却有人把它看成天大的痛苦。
 
    当然,那种在当下是磨难,在后来看它是财富的痛苦,才能算是美丽的痛苦。
 
    人,从他降生开始就会面临一场痛苦,而且那是最原始、最根本的痛苦:分离焦虑。
 
    脱离子宫到断脐带,人与母体的分离是肉体割裂的痛苦,这里面含有灵魂深层的痛。听说这是上帝的意思,是造物主的决定,你要做人,必先受苦,由不得你选择。
 
    不过,你与母体分离的出走路线不同,其痛苦的程度不一、性质也有所不同。如果你是从母亲的产道里爬出来,那可谓是“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苦难。生命才那么小点,你便书写着人生第一站的辉煌——
 
    你看,当你在母体内破开羊水,还要在黑洞世界里摸滚翻爬一阵。短者数小时,长者数十小时,不知你是亢奋下的躁狂、还是郁闷太久之后的爆发?反正你母亲那时是被你折腾得大吼大叫,而你却是在子宫里躁郁性双相发作。
 
    一番大闹子宫后,你开始爬向阴道。可这条道却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爬好玩。你没料到,母亲的阴道原来那么窄小,弄得你进去后向前行却被挤压得不成形,好痛!往后退又退不回子宫,好烦!这是你人生第一次感受的两难境地。
 
    母亲是不会让你久留宫里,她会逼迫你爬出宫外。你也只好硬着头皮,使出浑身解数,孤独地爬行在那软软的又那么坚硬的漫漫阴道路上。
 
    本来很短的通道,不知是什么在为难你,总会有层层阻力在围攻和捆绑你似的,让你爬不动、出不来。也不知你是否是闹着玩,还是后悔出宫?你总是爬爬——停停——停停——爬爬,懒得出来。你母亲却是精疲力竭了,看她大汗淋漓、有气无力地继续吼叫,不知她是在为你的出世而欢呼,还是在为你的折腾而哭诉?是在为母子即将骨肉分别而呐喊?还是一种原始(分离)焦虑的大发作?而你,为什么在几厘米长的阴道上要爬上几个小时?若是步行,已是好几十公里路呢!
 
    人世间有太多的奇怪,连一个人出生的路程,竟是那么短小,又那么迂回长远!这其中的奥妙,也许上帝才知道。
 
    婴儿终于爬到了宫颈处,但出宫好像也不太容易。那时,不知你是否感应到以你为核心的场面——守望你的亲人,成为最激动的呆滞者;助产你出来的医生,是最紧张的冷静者;产床上的母亲,是最幸福的受难者。
 
    而搞笑的你,不知又要耍什么把戏,一会儿冒出黑绒绒的一块,定格数秒钟,然后又缩回阴道一会儿,不知在干嘛。宫口开着时,你并不爽快地蹦出来。宫门关闭时,你又像初生牛犊有破门而出之势态,逗得大家像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一爪把你给揪出来!你退行——破门——再退行——再破门,成为你爬行路上又一轮新的战役。这一轮折腾,又是好几十分钟。不知从心理学上能否解释,“宫门战役”是什么在把守宫门?又是什么在驱使婴儿奋勇前进?
 
    还别说,遇到老不出来的婴儿,不管你情不情愿,医生真的要借助产钳把你给钳出来。必要时,还得残酷地将你母亲的宫颈划上一刀,撕开宫口,才能让你出得来。牵引出来的你,头颅不是被削尖的、就是被挤扁的。可那是你自找的,干嘛你要那么逆反、固执?不过,你的哭啼,让所有的人都笑了。
 
    还有一种出生路线,就像坐直升飞机一样,是由产科医生的手,把你从母亲子宫里直接提取出来的。你好像刚刚睡醒,忽然间就腾空而起,闪电般到了宫外的世界。你是幸运的,没有爬产道的婴儿那么地辛苦。你也是不幸的,没有体验母亲那柔软而充满新奇奥妙的产道的精彩。
 
              




    造物主为何要安排人的降生必须要经历一场苦难(母亲必须长时间承受阵痛,胎儿必须经历相应的“九九八十一回合”的苦痛),而不能像动物生产,一骨碌就落地那么容易?
 
    难道,这就是圣经上说的,人是有原罪的?上帝造人时就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在人出生时,就设置了重重阻碍,把整个分娩过程,变成了对人的首次惩处原罪的洗礼过程?
 
    这样看来,我们要祝贺那些从产道爬出来的婴儿!因为你不仅经历了人生第一旅途的风景,强壮了体魄,还被母体的羊水、阴道粘液、雌雄激素、因爬涉练就的毅力等精神液体洗雪了你身上N层的原罪。你的人之初,是苦难的,更是美丽的。
 
    人之初这段美丽的历险记,就像是一个人生命历程的缩影。你看,出生时的子宫——阴道——宫颈路程,可以分别象征一生中的童年——中青年——老年的人生路程。
 
    子宫阶段,人有9个月的胚胎养殖,这是母子的共生期,是人生命最初的幸福阶段。那时没有任何思想与负担,只有低级的高档享受,完全活在母性的集体无意识里。
 
    用子宫阵痛期象征童年时代,这意味着人处共生时的沉醉被摇醒。醒后的状态,有头晕、头疼、周围空气混沌的感觉。子宫阵痛期,母亲很疼痛、胎儿在子宫收缩时肯定也有被挤压的疼痛,但伴随挤压才可以爬向阴道。用这“肯定有疼痛”来对应童年,寓意着:儿童的顺利成长,必然伴随有助于成长的痛与苦。
 
 

 
    心理学告诉我们,幼儿和少年时的摔跤、偶尔挨饿、延迟满足、愿望受挫、偶尔的打架、发烧、疼痛、犯错误等等,是孩子能成长的元素。这些元素,对儿童来说是痛苦的、不想要的东西,但它们却是能丰富人的情感体验、增强人内心能量的美丽的东西。而这些对父母来说,是不允许发生在孩子身上的东西,因为它们令人痛苦。父母会视这些痛苦为瘟疫、为恶魔,并会用严厉、用溺爱、用替代吃苦等方式来努力避免它们的存在,决不让它们伤害到自己的孩子。这叫不让孩子“社会分娩”,这是父母无意识献给孩子的有伤害性的爱。
 
    也许父母们还不明白,孩子的独立与坚强,正是那些他们不允许存在的痛苦所造就的。奇怪的是,在父母中,为何更是母亲在孩子幼童时代,不能给孩子一点点痛苦?许多母亲会讲出给孩子吃苦的种种道理,但做起来是两回事。这究竟是母亲对生产时痛苦的变相回避,还是文化传统下愚昧沉淀的反映?
 
    每一个经历过自然生产的母亲,都有“孩子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的切肤之痛的感知,养育孩子时,她会用全部精力乃至生命去保护这块“肉”不再受切肤之痛苦。这种感情会超越理智的支配,因此在许多重要或深刻问题的抉择上,母亲是缺乏哲理和远见的。我们从中国妇女养育孩子的方式上,不难看到她们深重的母亲情结——恋子、自恋和伟大的自私。
 
    出生的路,最痛苦的一段莫过于爬阴道。用阴道之路象征中青年阶段,恰当不过地比喻了,人生之路最艰难的莫过于中青年期。胎儿爬行在阴道时,会经历多少次被挤压的痛苦,没有谁统计过,也正如人在中青年期,要经历多少痛苦与磨难,谁也不能计算。但谁都会相信,中青年是人生充满艰辛与痛苦最多的时期。至于哪些痛苦是壮丽和美好的,哪些痛苦是灰暗和要命的?因人而异。
 
    对痛苦报以乐观的人,其中有超越痛苦的有志者,也不乏有内心自卑的软弱者,比如像阿Q那样的人。对痛苦视为切肤之痛的人,其中有太多的抑郁气质的悲观主义者,也不乏感知人间冷暖的铁骨汉子。苦与甘,凭各人的喜好去体验。
 
    人的生命是强大的,也是脆弱的。爬产道的婴儿,任凭母体宫缩剂多么强烈,他(她)都能顽强地往前爬行!但只要宫缩无力(此问题在母亲身上),婴儿就会面临窒息的危险。出世以后,有的人生充满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与折磨,但能坚强而快乐地度过一生。有的人,只因为一小点挫折,可以了却生命。真是的!生命本不属于你,又属于你似的。
 
    中青年阶段,是生命力最旺盛,也是不堪一击的人生阶段。这一阶段,好似盛开苦难花朵的岁月。因为有太多的精彩绚烂的成就,也有无数的尴尬与失落;有太多激动与疯狂的探索,也有憋得你走投无路的煎熬;有太多人间情爱的享乐,也有数不清的痛苦和无奈。
 
    漫步在中青年的人生岁月里,犹如爬行在母体的阴道上,是那么软软地疲惫不堪,有一种被挤压下的痛并快乐,也有那歇息时的憨态和依赖。那么短小而悠长的产道,犹如那短暂而漫长的人生之路——路曼曼其修远兮!
 
    爬产道的出宫时期,是婴儿最兴奋而激动的时刻,若象征人的老年阶段的话,又却是人生最低沉而悲凉的岁月。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生与死的链接,老还小的必然。婴儿出宫口时,经历了“出与不出”的无数次较量与挣扎,这是否足以说明,人的本质就是内外不和谐的矛盾体?人出宫后所处的世界的本质是矛盾?
 
    人生的老年段,依然承受着类似婴儿那种(出与不出)死与不想死的较量与挣扎。当身体在向衰老迈进的同时,心理在竭力退向婴儿的生命。因为只有婴儿可以获享无微不至的关爱和保护,只有婴儿的生命是最安全的。
 
    老年的生活是单纯而复杂的。因为回忆是他们主要的精神生活,因为精神的东西在回忆中是苦涩的。不过,向往子宫的婴儿心理,是会抚慰伴随老年的苦闷,以及对死的恐惧感的。我们都会带着幻想与回味走进老年,回味人生那无穷的心酸、甜蜜、感慨、遗憾……最终还是带着向往子宫的心灵,平静地走向另一个世界。
 
    人能从产道里滚爬出来,历经过美丽的磨难,这本身就预示着,人有着不可低估的与外界风险和苦难进行抗争的能力。能把生活中的烦恼事,看成是增长人智慧的事;能把人生中的失败、失恋、失意等痛苦,视为锤炼人意志品质的磨难,这样的人生是很美丽的!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 玲    商业转载,请先联系。

 

  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 玲   2006,12

 

 熊玲相关文章:

     从孩子“拖沓”与“任性”中看父母的行为模

     亲子关系与命

     守护秘密好沉

     猫和老鼠的故事

     戒网瘾很难也很简单

     网瘾与网瘾背后的依赖情结

     青少年攻击行为——暴力的心理动力学意义

     解读青少年的另类暴力——沉溺杀手游戏

     谁让你不快乐

     害怕说“不”的心结

     关于“孩子减负,家长增‘素’”的思考(一)

     关于“孩子减负,家长增素”的思考(二)

     关于“孩子减负,家长增素”的思考(三)

     我暴食暴饮该咋

     我该如何振

     给心里的坎通条路

     痛苦的悖论

     你在为谁而活

     口才不好有根源吗

     你为谁而死

     做情绪的主人

     试论女孩化的男孩心

     谁杀了自信

     写给父母的话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