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熊玲专栏

熊玲:离开你的夹缝路

作者:熊玲 时间:2010-10-08浏览次数:1266

本文载于门里杂志社门里家居2010年9月号

 

 

    



    我右上颌的第二颗大牙,8年前因烂了一个洞给修补了。但只管了三年补充物就跑掉,还原了牙洞,当时感觉不疼不痛不影响进食,所以就没再填补洞。几日前吃晚饭时,只剩半壁江山的大牙终于没挺过而折断,但没掉下,惊诧中的我又恐又痛。痛感是必然,痛的程度我能忍住,可心中的畏惧令我不安,因我最怕的“拔牙”事到临头了。内心折腾也开始了,脑海不断闪现出去年女儿拔劲头牙时的场面——两个医生轮换上场,用牙锤使劲锤呀、锤,嘴里不断叨念“你这牙真顽固,太难拔了”,足足弄了1个小时才拔掉那顽固的劲头牙。惊恐未散,我竟要步女儿之后尘、领受锤杀大牙之苦?!整晚,我就是那被烂牙(症状)控制的强迫症者。伴随绵绵不断的反思、幻想、联想,肤浅地睡了一夜。


    终于拔掉牙齿的那天晚上,我感觉稍稍平静的心又陷入了不平静的联想。在我感受拔牙过程中的犹豫、恐惧、幻想之时,总冒出一些想法“关于心理痛苦,是否一定要解决?是否痛苦因解决而更痛苦?我明知这是幻想,可我仍抱住幻想不放:若医生说,你这牙最好拔掉但也可以不拔,那我宁可选择不拔……”我不由更加理解来访者,甚至是很多人的一个心理现象——为何害怕改变。

    害怕改变,只因改变有代价或风险。身边有些朋友,他们把自己的问题或症状体验为痛苦,但他们若改变痛苦似乎比保留痛苦更痛苦。一个朋友在婚姻里很不幸,但是她若离婚会感觉比在婚姻里还要不幸,因她无法忍受离婚所致的孤独、面子问题、不好再嫁等诸多痛苦。这是“进退两难”的解释。

 

    仔细想想,类似这样的两难,实际上是人所处于的三面困境,这可以比喻为所临的三条苦路:一条是眼前的烂路,在无奈下只能走。因为是看得见的现实的痛苦,所以它是天天刺激你想要改变的力量。但又因为害怕如果选择改变,则会走更苦的路,所以只能回到原路;第二条是看不见的险路,本没走,却在无病呻吟。也正因为痛苦着“没有”的痛苦,而又在已有的痛苦上增加了一层痛苦,所以还是幻想要改变痛苦。但他实际上处在眼前的烂路;第三条是隐身的夹缝路,属最痛苦,所以只得屏蔽起来,不理也无法理它。因为是夹缝,所以人们更愿意藏身其中,也恰成得过且过的人的栖身地。于是我们可以想象和理解,为什么有人在痛苦中会如四面楚歌,或走投无路。
 
    若问痛苦模式的恶性圈,究竟谁是源头?要找出答案,首先必须是你要觉知来自内心深处的东西,或自卑或自恋,或自恨或自虐。觉察你被困在夹缝里,你得首先从夹缝探出头,看清你能走哪条路,比如要么改变你对另择新路的预设风险的思维,使对新路的害怕转变为坦然面对,要么改变你对现实生活的态度,使烂路的感觉转变为顺利感。

    不管你做怎样的选择,有一点是绝对的:你必须打破不改变之幻想,选择一条路去走。就如我的烂牙,我必须放下“如果它自动掉了就好了,如果靠我轻轻顶撞,把被折断的半块牙顶掉就好了,如果医生说也可以不拔,我宁可不拔”的幻想,而必须选择拔除整颗烂牙。但这一比喻,只适合那些若想改变处境,其他别无选择只有唯一条路的人。但很多人的难处、痛苦,其改变之路是有多条,是可以去做选择的。 
    
 

 
 
 
      熊玲:首席心理咨询师,精神分析师,资深婚姻情感、青少年心理咨询专家,从事心理咨询与治疗工作十多年,在国家级心理学杂志发表专业学术文章100余篇。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