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熊玲专栏

熊玲:自我分裂的后面(下)

作者:熊玲 时间:2015-12-16浏览次数:161

 

——论完美犯罪的精神动力学(九)

 

 

 

 

 

(续前)


    (三)抚养人的无意识之罪


    前面例子的隐意是,我们的文化一贯高举“我是爱你,为你好”的旗号,实施着“你必须听我的”全盘洗脑。结果,被一代代“洗脑”的父母上演着思想上的极权制,全然不知什么是对孩子的真爱,怎样去发现和保护孩子的兴趣。

 

 如果说,水是人生命的源泉,那么兴趣则是儿童心智的食粮,是一个人今后有自我价值感的内在源泉。

 

 若说孩子是一颗树苗,长到后来成了一颗歪树,或是一颗需不断打点滴的病树,那么致歪、致病的病毒素从何而来?自然是育树的那片土壤,要么含毒量超标,要么缺水缺氧,才令树苗在发育的关键期吃了亏,留下了痼疾。同理,拖累症的形成是早期那个缺乏真爱的“极权控制”,它控制了孩子的感性世界、剥夺了孩子本该有的兴趣与存在感。

 

 从这一角度讲,扼杀孩子个性和创造性的,正是我们天真的父母极为幼稚的爱。

 

 幼稚爱抚养孩子的效果,人格里会有两个敌对的自我。或说,主体的内部分裂为两个世界:一个似殖民地的他我,一个是本土的自我。俩者在童年时并不感觉冲突,由于青春期那个本土的自我苏醒,他俩才开始在内部起冲突。但由于他我是久经沙场的“社会自我”,而本土的“精神自我”还很弱小,所以往往是他我占强势,但之后那个本我又开始冒出来,间歇性的释放哀怨…两个自我就这样彼此起伏折腾着自己。


    当然,父母养出“抹去自我的主体”孩子,出发点始终是美好的“为孩子有出息”。只是没意料,使用的“手段”割裂了孩子有出息的翅膀。现实令人无法否认,善良的父母,总是那么以完美的奉献精神,牺牲掉了孩子掌控自己命运的自主能力。不幸的还包括已成年的孩子,也在无意识地迫害自己的自主性,在有意或无意、主动或被动选择——做他者(极权观念)的奴隶。大凡感受纠结、生活很压抑的成年人,都在无意识层面,上演着自己的迫害者和受害者的双身份。


    如果你习惯性哀怨:活得太累、没有自我,那么可问问自己,我的自我被谁夺走?怎样才能救回自我呢?

 

 

 

 

 


  
(四)何以整合分裂的自我?


    这里讲的自我分裂,不是精神病的分裂,而是自我混乱或自我矛盾的分裂。


    如果我们不能决定自己的过去,那么过去的自我受损,抚养人对孩童的心灵忽视无疑是一种精神罪过。如果我们已成年,你继续活在痛苦里、抱怨命运不公,那么你的能力匮乏是致你受苦之过。


    内心分裂的自我,是需要也是可以整合的。从两方面做起:


 

⑴ 对抚养人而言:真诚的爱孩子,爱孩子的兴趣。这个前提是,抚养人要懂得孩子心理发育所需,并有这个能力去发现、尊重、维护孩子点点滴滴的兴趣。这需要父母潜心学习,学习做一个有智慧的性格成熟的父母。

 

 ⑵ 对成年的孩子而言:寻找自我实现,必须从现在开始,从工作开始。


    这里,要先打破一个思维纠结,就是自我内心与现实“总想不着边的东西,做作不情愿做的事情”的纠结。不然,怎么能让人从喜欢工作开始呢?成人的自我分裂源于早期自我受伤,我们已无力回到早期去修复,只能立足现实予以重建。相信当你知道了“我是谁,我有个受伤的自我”,接下来就会知道和选择“我在哪里,我想要在哪里”(指:儿时、未来、现在)。如果,你始终退行在儿时的依赖里,或沉迷在对未来的幻想中,那么你仍然要考虑你是否有某种能力,去承受现在自我分裂的种种累?

 

 卸下自我分裂的累,捷径是热爱工作。因为,爱是人对各种兴趣坚持的最大原因,也唯有工作,是人赖以找到爱、找到自我价值存在的基地。

 

 


    洛克菲勒给他儿子的信中写到:“天堂与地狱都由自己建造。如果你赋予工作意义,不论工作大小,你都会感到快乐,自我设定的成绩不论高低,都会使人对工作产生乐趣。如果你不喜欢做的话,任何简单的事情都会变得困难、无趣,当你叫喊着这个工作很累人时,即使你不卖力气,你也会感到精疲力竭…”这段话,深刻揭示了“拖累症”自我分裂感的另一根源:冷漠的人生态度。


 

人要面临的工作和学习只是年龄阶段的区别,就人生的意义是同一回事。那个读研究生的乔,若她现在对学习的“分裂”感觉未变,那么以后面临的工作感觉也一样。


    若问,分裂的心能被整合吗?洛克菲列那段话也给了答案,即,怎样喜欢并爱上工作,这是一个简单而艰难的任务。。。对自我分裂感的人来说,必须得经历这一说起简单做起艰难的任务。 

 

 首先是认识自己。仍以乔为例,她在不断澄清内在感觉之后,开始总结自己的心累,并非源自“没有自我”,而是那份哀怨,对“没自我”是源自父母所为的怨恨。她意识到了,所以她说得先学会放下,那内心积累的怨和恨。然后她又不断追问一个问题:我都大了,还能找到自己喜欢什么吗,还能够建立自己的目标吗?最终,她还是选择了——从现在起必须尝试改变。


 

 结语:乔的拖累感的背后,是人心所不能承受之轻:茫然、空虚、恐慌感。乔的觉醒和追问,明晰了整合分裂的出路:开始考虑自己的兴趣和目标,开始重新赋予学习(工作)的意义。乔说过,尝试改变令我发现,我已开始喜欢自己曾经不喜欢的专业了。这个好消息,传递了一个人生要点:那些被自我分裂所拖累的人,喜欢什么或建立什么,并非要弃掉现有的东西,而是弃掉对现有(学业或工作)的抵触姿态。


    套用那句绝对论“只要人对了,世界就对”送给拖累症者:只要分裂的自我和解,你和世界的关系就和谐。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玲   商业转载,请先联系)

 

 

 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玲      2015.12.16 

       

     熊玲相关文章

     心理医生谈日常生活中负性情绪的处理

     自由选择的痛苦与神经症人格冲突

     她为什么一见陌生男性就脸红

    人际嫉妒与早期亲子依恋缺损

     感悟四季与心理障

     怎么思维怎么活

     真实与谎言的对话

     谁让你不快乐

     病着的健康人

     害怕说“不”的心结

    希望的陷阱

     借着控制,你觉察了什么

     感言如果

     理解与不解

    小是大,薄是厚

     心愿会伤人吗

    论认同与接纳情结(1

     论认同与接纳情结(2) 

     谁使你变态,谁又能救你

     为什么老是脸红

     可以除掉自卑吗

     她为什么会晕血?

     怎样面对别人的非议

     脆弱的本质

      犯案幻想的心理分析

     如何面对残酷的真相?

     我为什么总被“想意外死亡”的念头所纠缠

     任性的性欲

     有一种悲凉很无奈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