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熊玲专栏

熊玲:自恋在心理学上是不是一种病?

作者: 时间:2018-10-11浏览次数:14




       对病态自恋的定义,我们可以用科胡特阐释的“自恋,是一个人有胜任的自我价值感”作为基础性理解,在它的基础上,如果一个人的胜任感过分到无所不能,或自卑到没有任何价值,则算是病态性的自恋吧。

       我们理想的设想,大多数人的自恋是常态或正常的;现实地看,有很大一部分人的自恋,却常处于生病状态。

       自恋病态时,那张脸是灰暗的,很冷很硬。它必须要充分的被爱、被关照才能好受,不然会加重病情,表现为对谁都是冷若冰霜,或气急败坏。

       如果说自恋的本意是索取关爱和赞赏,那么令自恋受伤的,一定是自恋的本意遭缝不幸:要么暴露了不好,要么遭遇了被否定。

       可以说,自恋这张酷爱面子的脸,极其光滑也极其薄弱和敏感,它对“好”上瘾的执着,对“差”执着的排斥。

       由于自恋很怕“不好”或“难看”,它所需要的养料就很特殊:他人尤其是权威人物,或亲密爱人的承认、赞许、包容,甚至是无条件的接受和包容。




       病态自恋很具暴力性,它绝不容忍自己出现不好,若被他人定义了“不好”,那绝对以暴怒还击;若因自己的失误出现了“不好”,那绝对以内疚、自责、自恨来惩罚自己。

       因此,病态自恋者对自我缺点的掩饰,几乎是他驾轻就熟的能力;而对别人揭露自我缺点的抗拒,几乎是他重要的使命……但却是很苦的使命。因为缺点就像人的大便,虽臭,但它必然存在,而抗拒本身却是一种杀伤自己(真实存在)的武器。

       人啊对存在的抗拒,无疑是“竹篮打水”的能量消耗。但没办法,为了自恋那张光滑的面子,人们总是死死的捂住缺点,捂得越深越感觉安全。





       有本书叫《心的本质》,其中有小段对话很精辟:“克:我为什么受伤?因为你对我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因为我对自己抱有一个意象,认为自己是个了不起的人;你却过来告诉我:别那么蠢了!于是我受伤了。希:那当中到底是什么受到了伤害?克:是我对自己所抱持的意象。”

       这段对话,清晰地透露了我们自恋受伤的秘密。

       在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抱持有绝佳的意象,它像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自己想方设法要守住它的完整、维护它的圣洁。那个意象写在脸上的,或许是清秀、美丽,或许是聪慧、深刻,或许是可爱、玲珑,总之是好的意象。

       维护这些好意象,正是我们深刻的自恋需要。

       但病态自恋的人,对这个意象的维护是跟别人有关。若别人给予了直接或间接的否定,那感觉绝对是受到攻击的崩溃,所谓的自恋暴怒。

       可想,依赖别人评价的配合是世上最难的事情。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玲   商业转载,请先联系

 

 

   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玲   


    

   熊玲相关文章:

  

     熊玲:亲密深处的存在孤独

     熊玲:缺陷抑或缺爱

     熊玲:借“房人树”看情感类型

     熊玲:概念移情与诱惑

     熊玲:依恋,那熟悉的陌生人

     熊玲:“强势”为何讨人嫌?

     熊玲:这样说。。。不如说

     熊玲:检视爱的容器

     熊玲:解读跨性别人的心理现实

     熊玲:戏说欲望

     熊玲:自恋的代价

     熊玲:骗子为何找上你

     熊玲:亲密的关系控制

     熊玲:是爱还是逃避爱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